發文作者:Albert Tzeng | 2007/01/02

一萬公里外的煙火,需要再解凍

兩年前的跨年夜,一個人拖著孤零零的疲憊靈魂、冒著冷冷的風,鑽到市府廣場融進人群裡,等待那片刻的吶喊與燦爛。四、三、二、一的尖叫中,劃過天際的火光照亮我身旁的人們,照亮他們雀躍的眼睛,每個人都掛著笑,忙著擁抱、然後高舉右手拿著手機拍照。那個畫面,熱鬧而整齊、滑稽又幸福。

去年跨年夜突然變得很忙,先是摯友欣平的婚禮,然後是苦勞網的香港WTO座談,夜裡還有跟 Stacey 一起辦的跨年Party。我記得2005年的最後,一群人拿著紅酒,從葡萄藤書屋晃到信義路,然後大刺刺地站在十字路口正中,跟卡在車陣中的司機乘客一起倒數,一起在101的煙火中尖叫讚嘆,一起互道新年快樂。

今年,人在八個時區外的 Coventry,一個座落在英國中部的田野中、安安靜靜的小鎮,卻切不斷對台北市府廣場上那種熱情的懷念。

從早上開始就打開電腦,用TVAnt看著年代和中天的轉播,在蔡依林跟五月天的歌聲中等待。下午三點,開始有著擔心錯過的焦慮,英國還沒送別2006的最後一個落日,台灣卻都準備要跨入2007了。三點五十,剩十分鐘就要放煙火了,可轉播卻開始格放,我焦急地試著改用HiChannel轉播,更糟,只好又切回TVAnt重新連線,等待畫面進來。

滴滴答答地時針轉到四點,我彷彿都聽見一萬公里外的尖叫,影像卻還沒出來,我只能安慰自己網路轉播有幾分鐘延遲。四點三分,終於,年代的視窗傳來四分鐘前台灣的影像,剛好來得及見證最後幾秒鐘的倒數。"三、二、一、Happy New Year!"… Fxxk! 畫面上居然蹦出一個電腦繪圖的Happy New Year’,加上煙火爆竹的電腦動畫,擋在Taipei 101貨真價實的煙火前!!

英國晚上九點半,不甘心的我又打開TVAnt,中天民視剛好都在重播2006年最後的一小時,避開尖峰,他們都有流暢的畫面。晚上十點,我終於如願以償地見證那一刻,從還停在2006年的英國,看見早一步跨進2007年的台北。廣場上的吶喊燦爛依舊熟悉,只是冷凍了六個小時,嘗起來沒那麼新鮮。

 

廣告

Responses

  1.  
    2006與2007的交關
    我擠在Waterloo bridge西端, 數萬人的狹縫間跨年…
    **********
     
    剛剛發現你的第一篇期刊論文的故事
    為你的幽默忍俊不禁
    很好奇…既然你人不在現場, 文章是怎麼生出來的啊?
     
     
     

  2. 呵呵
     
    訪問去過的人
    加上一點推理想像


說說你的想法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