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Albert Tzeng | 2010/12/22

「數位化」社會網路的地理分佈

今天看到兩組有趣的地圖。第一張圖,是FB資料庫團隊實習生Paul Butler,利用城市之間的「友誼數量」與「地理距離」所界定出的「連結強度」,繪製出的「Facebook全球使用者交友網路的地理分佈圖」。第二張圖,則是過去一年半間,全球各國最大社群網站的分佈變化。兩張圖,都透露一些有趣訊息。

第一張圖:Facebook交友網路地理分佈圖

下圖取自Paul Butler在FB網誌所寫的 Visualizing Friendships 一文。文中僅說明地圖繪製過程,沒有取名,(所以前述地圖名稱是我訂的)。

「將資料視覺化,就像是攝影…你操作選用的鏡頭,從特定角度,呈現資料。」Paul一開頭就做了一個精彩的比喻。他想瞭解GB上社會網路的地理分佈,所以便從收錄FB全球五億人口的資料庫 Apache Hive中,取出一千萬組「友誼連結」為樣本。他找出每個友誼連結的兩個人住在哪裡,畫線繪圖,卻因龐大的資料做出一張彷彿是過度曝光照片,除了依稀有幾大洲邊界,什麼都看不見。為了消化這龐大的連結數,他從「人際層次」轉向「城際層次」的分析。他先以任兩個城市間的「地理距離」,與連結兩個城市的「友誼數」,去計算兩城間「人際網路的連結強度」,再用計算得到的資料作圖。透過這種分析層次的轉換,Paul就像在拍攝太陽時替像機裝上墨鏡,繪製出了一張精彩而幻美細膩的圖。

圖片來源

這張地圖所呈現的影像,包含下面幾個層面交疊的的因素:

  1. 全球人口居地的地理分佈。其反映了一些自然地理,如河川、海洋、山脈等輪廓。
  2. 每個人社交網路的地理分佈。其不僅受到地理鄰近性影響,也受到如「國界」等人為邊界的限制。
  3. 不同地區,電腦/網路普及率的差異。這對應到經濟發展程度的高低,以及不同國家民眾對電腦網路的態度。
  4. 不同國家網民,加入Facebook並將其社會網路在FB「數位化」的程度差異。這反映了不同國家FB的流行程度,也包括特定國家是否「封鎖」FB(如黯淡的中國大陸)。

特別值得提出的是,製圖過程中,代表城市的點都被拿掉了。我們能「看見」城市,完全是因為看見網路,才看見當中的結點。Castell 如果舊書改版,應該放進這個圖。

第二組圖,社群網站的世界地圖

這組地圖,則定期繪製不同國家「最流行」的社交網站,彌補了上圖的一些黑暗角落。

我們可以看到,在Facebook的全球擴張下,Hi5從墨西哥、客麥隆、秘魯、葡萄牙、羅馬尼亞、泰國、蒙古幾個市場的節節敗退,Friendster痛失菲律賓據地,Wretch(無名小站)在台灣被擠成老二,而 Maktoob也失去在利比亞跟沙烏地阿拉伯的王座,僅能偏安敘利亞。短短一年半之間,在世界地圖排的上檯面的競逐者,少了六個。在強調「連結」與「相容性」的網路社會年代,領導平台匯聚資本(這裡也包括社會網路資本、符號資本)的氣勢,可以這麼凌人(想到幾年前一本書:winner-take-it-all)。

不過在另一方面,我們可以看見一些依然強盛的地區平台,如俄羅斯的 V Kontakte 、中國大陸的 Qzone (騰訊?)、日本的 Mixi、越南的Zing、巴西的Orkut。那是哪些因素,讓這些國家的網路社交市場沒有那麼快被FB併吞?可以想一想。

讀這張圖,主要的懸念,倒是最近才在伊朗出現的Cloob,不知未來命運何如。

圖片來源

廣告

Responses

  1. 在國際政治上具有戰略獨立性的,多數在交友網站上也都有獨立性。這一點巧合很詭異。

    • 你說中我的感受!我不覺得詭異,因為每個國家的網路政策(對境外網站封鎖與否),乃至於國民的 identity politics,都是鑲嵌在地緣政治脈絡中。

  2. […] Links: *Visualizing Friendships *「數位化」社會網路的地理分佈(via Patterns of Mind) *Visualizing: Tracing an aesthetics of data(via we make money not) […]


說說你的想法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