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Albert Tzeng | 2009/06/20

在虛名的海洋操帆掌舵

Facebook 上一段對話:
 
James Wu … 身份地位皆是被賦予、被定義、被消費的虛無象徵
Jun Hua Lin  太虛無主義啦… 要相信人是有主體性。雖然的確,身分是被定義的… 但至少,被定義過並不虛無。把被定義的象徵,拿來作武器吧
James Wu    因為是被定義的,所以即便拿起那個武器一樣是輕易地被定義武器的那方拆解,那又何必呢?
Jun Hua Lin   當然要轉被動為主動。試著把定義好的定義lock起來...
 
身份地位種種符號,確是建構的、虛無的,但卻會牽動出相信它的人們的行為,而創造出一種社會真實。就像教授的身份,可以說是「被賦予、被定義的虛無象徵」,卻能真實地決定學術學徒能不能過,能不能找到工作,能不能餵養家人。
有時在符號之流中生活,我覺得自己像是船家。吹過的風,拍打的浪,流動的水,無形而無法掌握,但確有著真實的力量,能讓我傾覆、或讓我遠颺。
所以,關鍵是如何在虛名的海洋中操帆掌舵。

 
有時候我也常常陷在樂觀與悲觀的情緒之中,不確定哪一種是對的。但作為邊緣之人沒有悲觀的權利,至少總是要撿起意志,不管是正面或迂迴,迎向永不止息的權力鬥爭。
關鍵之一的確是如何操帆與掌舵,但最讓我迷惑的,是該航向何處?有時候前面看起來是片綠洲,但靠近了,才知道實際是片荒蕪。
 
該航向何處?我們的確沒有清晰的海圖,就算有了也沒有及時的為星雲圖,可是關鍵是,行船的人總是得在每一刻,就他眼前所知的,做出當下認為最好的判斷。
是啊,我們是可能碰到海市蜃樓,以為有綠島,卻到了一個荒島。這是很挫折,但至少,我們能夠信心滿滿的在自己的海圖上標記著,這裡有一個荒島。
知道了一些出發前不知道的事,就是進步。
 
記得albert兄曾對我說,我們都曾經年輕(green,菜),非常受用的一句話。這句話,在一月二月最低潮的時候,老闆們也對我說過,誰沒有過去,一切可以重新開始,費時費力但會值得。在發現數個荒島後,至少我們該留下一張海圖讓接下來的航海者,避開這些荒島。不過重點就來了,海圖要能發表阿!不能只變成廢紙。
albert你讓我有把海賊王在看一次的衝動。

廣告

說說你的想法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