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Albert Tzeng | 2008/03/17

拉薩的「暴動」?-漢語霸權、暴民背後的壓迫,藏族的歷史記憶

一位內地朋友在部落格貼出西藏「暴動」的照片,描述西藏「恐怖份子」的惡行。昨日閱後感觸頗深,在其部落格留言,討論族裔語言建構的政經機會不均等(1)。後朋友回應,援引美澳原住民學英語之例,合理化藏民學中文的現實(2)。我進一步回覆,釐清與美澳的比較,並進一步闡述關於暴民、歷史記憶之看法 (3.4.5)。

1. 族裔語言建構的政經機會不均

幾年前在新疆,從很多維族人口中聽到強烈的相對被剝奪感。中國政府把鐵路蓋進新疆,帶來大量漢人移民與資本投入,不過建設是起步了,許多自然資源也開挖了,可多數產生的利益卻都壟斷在漢人手中,光是個找好工作得講好漢語,就將多數維族人,排除在財富累積的分享名單外。這種用族裔語言所建構的政經機會不均等,長久來,才是新疆政局不穩的核心原因。

所以兩年前,當有人問我對青藏鐵路通車的看法時,我說過,「鐵路通車會帶來人潮錢潮,但對多數藏民可能是看的見吃不到,反而可能得承擔物價上漲的風險,以及更大的文化壓迫。… 西藏社會資源在漢藏族群的分配可能會更極化,藏人的相對被剝奪感可能會增加」,所以當日前得知拉薩今日局勢,我並不意外。

我從不在乎西藏屬於誰的,但我在乎那片土地上的居民,基本的人權尊嚴有沒有受到尊重。當有人寧可冒著生命危險做出激烈的行動表達,把他們貼上「暴徒」或「恐怖份子」的標籤,只是迴避問題(美國就是現成的惡例),更重要的,是凝視其行動背後盛載的絕望憤怒。

2. 朋友回應

" 可以參考北美印第安人,他們也必須學英語。澳洲原住民,他們也必須學英語等等,這些人群的遭遇一樣,但是似乎從來沒有被如此地“愛護”過。這說明什麼問題呢?至於暴徒和恐怖分子的標籤不是被別人貼上的,而是他們自己的所作所為。請查看THE GUARDIAN得有關報導,看看這次最先被殺害的是什麼人?這些受害者也有家庭,作為我們站著說話的旁觀者,是不可能腰疼的。"

3. 關於美澳原住民與英語霸權

澳洲原住民與北美印地安人,正是十八九世紀白人霸權擴張中最大的犧牲者,這事歷史已有公論,是血腥而不正義的。不過歷史歸歷史,今天原住民(甚至是遠在亞洲的我們)還是得學習英文,雖然這仍是面對經濟強權下得一種妥協,大家還是會選擇擁有參與世界經濟的能力。

不過這邊必須指出,至少當代英語霸權的鞏固過程是相對緩和的(如果不去追溯一個世紀前的事),比起來,西藏在過去幾年漢化與商業化的腳步,不僅急遽快速,最重要的,從藏民角度來看,完全不是他們自己選擇的。

4. 關於「暴民」

極度的壓迫,極度的不滿,總是會出現一些以極端手段對抗的個體。但是如果看問題,只聚焦於行為暴力者,而忽視其背後普遍的壓迫與不滿(不知你有沒有看到數百藏民和拿蠟燭和平遊行的畫面),都是擁有權力者最大的錯誤。身為漢人的我們,應對此有更深的反省。 袞以圍堵治水,大禹已疏浚治水,此間高下,用於理解藏民的情緒反映,或能有收穫。

5. 關於藏族的歷史記憶

我想有一點很重要的是,在1950年代,以前中原漢族政權「從來不曾」實質統治西藏,漢族的生活方式也不曾直接影響西藏的社會文化。明朝之前,即使是漢唐盛朝,西藏(之前叫吐蕃)都是「鄰國」,還得送公主去締結外交關係。清朝把行政建制延伸入藏,也只是維持一種名分上的臣屬關係,並未大規模改變藏人的生活文化。因此過去五十年間共和國對西藏的統治,其對西藏的影響,是前所未有的。直到今天,許多藏人仍不覺得他們是中國人,不少人覺得他們是被中國侵略的葬國之民。

請你想像,如果二次大戰後日本成功佔領中國,推行日語教化,宣稱中國是日本的一部份。到今天,如果有「民族義士」跳出來犧牲自己以激烈手段抗爭,日本政府宣爭這是一小群「暴民」跟「恐部分子」,你會有什麼感受。

族群間相互的凝視與對話,才是和平的解決之道。

>> 後續討論,版圖與反省

廣告

Responses

  1. 本来, 谁是什么人这个问题,就是很含糊的. 楚人不接受自己是秦人,宋人不接受自己是辽人, 到了今天还有谁在乎这个呢?
    如果日本统治中国300年, 大家对待这个问题就和对待清朝的态度也差不多了. 到时候日本人和中国人是不是一定分成2种人,还是问题呢。
      

  2. 可惜日本人失败了,因为他们屠杀了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不要忘了国军为国捐躯的380万将士。有些假设对这些烈士可以算作某种程度上的侮辱。

  3. 魯仲連義不帝秦 ,秦雖三戶,亡秦必楚,
    我不是秦人,我是趙人(無名在英雄中說的話)
    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又怎麼說?(Q:有些假设对这些烈士可以算作某种程度上的侮辱。)
    美國殺了多少native Americans?
    據說Kissinger曾經問周恩來關於西藏的問題,周恩來的回答是,我們不會把藏人趕進保留區內
    族國(nation-state)的建立本來就是暴力的,當代中國"落後"於西方者,正在於它正加緊建立族國的過程
     
    當今西藏問題的顯著,當然還有一個原因是他的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相對之下,新疆的維族就不能達到像西藏那樣多的注意(也因為他們是穆斯琳)
     
     
     

  4. 我覺得中國政府和其政府教化出來的許多中國人的態度都很一致。就是迴避問題,還有把矛頭指向別人,然後就可以合理化自己的作為。一個國家要強大也許不需要太會內省,但是一個國家如果想受人尊敬必須也要尊重其他國家,更甚者,連自己所謂的"國土不可分割的一部份"的子民,都要迫害,那能得到什麼好評價。版主你分析的我一整個非常同意。我是路人..

  5. 我从小在拉萨,我是汉族,我经过87年,所以我一直有心理阴影,是对骚乱的恐惧,如果要人权,有谁在意我的感受。老百姓的生命就不是生命吗,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的生活?我一直生活在有理让三分的世界,是谁在压迫我?你能告诉吗

  6. 既然你談到了民族,那我就表明身份,我是漢族人。
         “1950年代,以前中原漢族政權「從來不曾」實質統治西藏,漢族的生活方式也不曾直接影響西藏的社會文化。”我覺得你的思想受限了。不知道你有沒有研究過歷史(正史,未經篡改的)我不想說我受的教育是什麽,因為你一定認為我被洗腦了(很多人都這么說我,習慣了)。你可以與國外中國或西藏歷史研究專家討論一下歷史問題,看看西藏是從什麽時候起成為中國一個省的。現今政權也不是什麽漢族政權,你有片面了,請具體了解一下情況再說。自古就有漢族人生活在青藏高原上,也請你注意。
            不知道你接觸過多少藏族人,去過幾次西藏,如果你只接觸過流亡政府的人,我不得不懷疑在這件事上你是否有資格的發言。
          

  7. 淚灑瀟湘
     
    謝謝你的來訪指教。剛剛稍微讀過你的文章,覺得彼此還是可以理性溝通的,只是我們各自成長歷史中所各自擁有的偏見,千絲萬縷,也不是短短一兩次留言能夠充分對話切磋的。我僅就你在我格子的留言,簡短回應如下:
     
    1. 請別擔心我會控訴誰被「洗腦」爾爾,貼標籤不是理性論事的方法。
     
    2. 我知道你對我的觀點不同意,不過我誠心認為,在部落格的書寫,不需要有任何「資格」。即使舉證翔實的學術寫作,也無法全免於偏見。我們能做的,也就是將各自觀點清楚表述,讓彼此凝視,並期盼對話的可能。
     
     3. 所謂1950年之前中原漢族政權從來未曾「實質」統治西藏,我願闡述如下。
     我清楚,西藏劃入北京政府理解的「版圖」,始於元朝,後繼於大清。然而就元清兩朝「統治」的本質,僅屬於名義上的從屬與納貢。北京中央政府雖介入西藏教派政爭,並在人事傳承儀禮中取得象徵性的地位,但對於西藏多數百性的生活、宗教、經濟、文化、社會組織,從未有大規模的介入與深遠的影響。
     
    然過去五十多中國共產黨對西藏的統治內涵,只之前數百年的象徵統治,有巨大的斷裂。或許由於共黨急於「解放」的熱忱,自五十年代晚期以降,就一波波地把社會改革的理想,運用強勢的行政手段,貫徹在西藏社會。可是從大躍進到文革這同一段歷史,在中原只是一種摸索方向中的改革震動,對於藏族民眾而言,卻是一群形象鮮明的外來者,帶來的衝擊與苦難。中原漢族回首傷痕歷史,只有對昔日激情的反省領悟與之後的務實改革,但藏人回首同樣的傷痕歷史,卻可能激起悲情與仇恨。
     
    對我而言,我對西藏是否需獨立不置可否,但認為這些悲情歷史需要對話凝視,對其延伸出的轉型正義問題需處理。

  8. […] Tzeng 曾柏文的斷簡殘編 直接觀看文章 首頁關於這個格子,這個人 ← 拉薩的「暴動」?-漢語霸權、歷史記憶、與對版圖的反省 品格是重要的 […]


說說你的想法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