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Albert Tzeng | 2007/02/28

跑圈圈的白老鼠

這兩天常用的比喻,是跑圈圈的白老鼠。我說,我們都是一群跑圈圈的白老鼠,不知道所謂何事地奔馳,氣喘吁吁。每隻老鼠,都疲倦地想停下腳步。可不行,一停,就要給後頭追上的老鼠踩死。所以我們只好無奈地奔跑著,用盡氣力,可這場悲劇的原因,卻又正是我們每隻老鼠使勁奔跑所花費的力氣。

這種過度競爭造成的集體悲劇,其實是Harding “Tragedy of the Common" 的另一例。此處的 “公地" (common),則是曾經擁有的,悠閒的美好。其實行銷、廣告、升學考試、留學申請中,無處沒有相似結構的集體困境。太多投注於廣告行銷的力氣,是因為已有太多廣告分散人們的注意力。無數耗費於考試申請的歲月,則是因位有太多人要擠相同的窄門。

經濟學的假設是,競爭,帶來進步革新,帶來更好的服務。我看見的是,過度的競爭,帶來純粹因競爭而造成的資源錯置浪費,有時更甚於利益。

廣告

Responses

  1. 来瞻仰一下曾兄的Blog.
    似乎市场经济的核心理论之一就在于市场自身能在竞争中找到动态平衡点. 只是这种平衡未必是缓慢过度的~~30年代的经济危机就是证明. 由此诞生了凯恩斯主义(Keynesian Economics)   过度竞争造成的资源浪费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信息不对称造成…..但一方面不可能让所有人掌握全部信息, 另一方面过于使用公权力干预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这已经在实践中被多次证明了。

  2. 嗨,今天才见了你的留言。獒哥有几年没有联系了,晓海也正想着最近问候他一下呢,希望他的邮箱地址没有变。

  3. […] 至於「少幾個僧」,促成寡占減少競爭,對於信奉市場機制、 熟悉「反托拉斯」的人,似乎是異端邪說。不過我曾說「過度競爭」,就反映了自己對市場競爭「有限度的信心」。我承認,欠缺競爭的獨占壟斷(或聯合寡占), 會導致公共利益的損害,但當競爭過度,我們也會看見許多惡性副作用,以及為求(特定指標上的)競爭而忘卻事物原本的目的。一個社會在各種市場上的「競 爭」,對我而言,如同人體內某些賀爾蒙的,需維持在某種健康的「度」,過猶不及。因而,當某些市場上出現獨占或聯合寡占時(其實這是許多市場成熟過程中的 自然現象,例如軟體界、汽車、電腦、通路等),我能接受以政治力介入調查,甚至強迫導入競爭,避免消費者權益受損。但當某個市場因發展軌跡的限制,競逐者皆不足某「健康規模」,我也會思考,是否需要引導整併(如金改的某些「理念」)。 […]

  4. […] 至於「少幾個僧」,促成寡占減少競爭,對於信奉市場機制、 熟悉「反托拉斯」的人,似乎是異端邪說。不過我曾說「過度競爭」,就反映了自己對市場競爭「有限度的信心」。我承認,欠缺競爭的獨占壟斷(或聯合寡占), 會導致公共利益的損害,但當競爭過度,我們也會看見許多惡性副作用,以及為求(特定指標上的)競爭而忘卻事物原本的目的。一個社會在各種市場上的「競爭」,對我而言,如同人體內某些賀爾蒙的,需維持在某種健康的「度」,過猶不及。因而,當某些市場上出現獨占或聯合寡占時(其實這是許多市場成熟過程中的自然現象,例如軟體界、汽車、電腦、通路等),我能接受以政治力介入調查,甚至強迫導入競爭,避免消費者權益受損。但當某個市場因發展軌跡的限制,競逐者皆不足某「健康規模」,我也會思考,是否需要引導整併(如金改的某些「理念」)。 […]


說說你的想法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