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文作者:Albert Tzeng | 2007/01/08

都是如此努力的心靈…

從知識社會學的書目文獻注意到張東蓀,又從對於張東蓀的書寫,注意到張蔭麟。都是如此努力的心靈,卻都有令人唏噓的結局 。又從對張蔭麟的好奇追索中,讀到清華學派,跌在那樣一個時代氛圍中,久久低迴。

讀畢後又對照著近代大學中,對學術資格、管理效率的越益強調,不禁尋思,我們是否正見證著某種知識工作生態的劇烈變遷 (從一種懷舊的角度,則可稱之為浩劫),也預告著某一類型典型知識分子的滅絕。

廣告

說說你的想法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分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